叮咚买菜,活在每日优鲜阴影里

开菠萝财经(kaiboluocaijing)原创

作者 | 金玙璠

编辑 | 艾小佳

每日优鲜摇摇欲坠,压力来到叮咚买菜这一边。

 

8月11日晚,叮咚买菜交出了一份还算亮眼的二季度财报。

 

对于撤出十余城、裁员风波中的叮咚买菜,外界最关心的指标是,收入增速掉没掉,亏损有没有改善?

 

财报显示,叮咚买菜第二季度营收为66.3亿元,较2021年同期的44.5亿元增长42.8%。

 

曾经的亏损大户一改疯狂烧钱的面貌,其二季度净亏损为3450万元,相比过往单季十多个亿的亏损额,只亏了个零头。

 

疫情对叮咚买菜的带动作用继续上演,尤其是在公司大本营上海,订单猛涨。叮咚买菜拿出了成立以来的最佳成绩单,尤其是,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,其首次实现阶段性盈利,净利润为2060万元。可二级市场的反应耐人寻味。

 

8月11日,美股盘前,叮咚买菜股价涨幅超11%,报4.99美元,开盘后股价持续回落,截至发稿,股价为4.49美元。相较最初的55亿美元市值,当前已蒸发八成跌至10.60亿美元。

 

业绩向好,但叮咚买菜却在用户数据、订单量上继续打着“哑谜”。有关注生鲜电商赛道的投资人担心,撤城、断臂,可能是叮咚买菜目前能想到的唯一盈利方法,而这家公司的未来仍然有着很多不确定性,可能并不像业绩中形容得那么乐观。

 

叮咚买菜,活在每日优鲜阴影里

不再巨亏,但订单数据“不见了”

盈利问题,一直是悬在叮咚买菜头上的一把剑。在疫情的带动下,叮咚买菜今年二季度虽没能彻底扭亏,但亏损大幅收窄。3450万元的净亏损额放在过去任何一季,都只是个零头。而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(Non-GAAP)下,其实现了净利润2060万元。

 

再来看叮咚买菜的规模。这一季,其营收和GMV均表现尚可,总营收为66.3亿元,较2021年同期相比增长42.8%,环比增幅为21.9%;其中产品收入环比增幅较高,为21%,服务收入环比增幅则是17%。销售额方面,GMV为71.2亿元,同比增长32.3%。

 

站在经营的角度,新零售专家鲍跃忠认为,应重点关注叮咚买菜的用户复购情况,若情况较好,能够验证模式的持续性。

 

但从最新的财报中,很难获取其用户复购情况,因为叮咚买菜不但继续在用户数据上打着“哑谜”,连订单情况也不再披露。

 

在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中,其未披露订单规模,仅披露用户数据为1050万,到了2021年四季度、2022年一季度财报,用户数据也不再披露,而是用订单数据代替。直到2022年第二季度,这两个数据都不再亮相。关于订单总数的数据停留在2022年第一季度,为8060万份。

 

对此,关注生鲜电商赛道的投资人陈骁推测,营收和GMV上涨,应该主要是商品价格上涨以及疫情期间的客单价上涨带来的,或许订单量和用户数据没有那么可观,甚至在流失。

 

关于用户数据,我们参考易观千帆的数据来看,近一年时间(2021年6月至2022年6月),叮咚买菜活跃人数在今年4月达到峰值,当月活跃人数为914.93万,彼时是上海疫情爆发期;随后的5月、6月,活跃人数减至747.78万。

 

前有欠租欠薪欠款的每日优鲜为鉴,面对不再巨亏的叮咚买菜,其实,包括供应商在内的利益相关方最关心的还是钱的问题。

 

叮咚买菜曾以疫情保障供应链的名义,获得了30余亿元的银行短期贷款,但按照2021年一年净亏损64.3亿元来算,这笔钱只够花半年。今年以来,叮咚买菜更是不时传出大幅裁员、接连撤城的坏消息,市场难免敏感——叮咚买菜的现金流状况究竟如何?

 

从财报来看,供应商们的担忧或许不无道理。

 

截至2022年6月30日,叮咚买菜的流动资产有71.23亿元,而流动负债有79.41亿元,本身流动资产已经不能覆盖流动负债。

 

流动资产中,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有20.12亿元、短期投资为40.52亿元,也就是说,最直接能变现的资产共计60.64亿元。而最直接的短期内要还的钱,包括流动负债中的应付账款、短期借款,这两项加在一起是59.52亿元。

 

叮咚买菜,活在每日优鲜阴影里

叮咚买菜2022年Q2资产负债表

 

凯尔特亚洲董事总经理余明阳分析,如果最直接能变现的资产,和短期内要还的钱,比值只是刚刚超过1,说明现金流状况短期内勉强还能支撑,“但不利于发展,需要企业继续融资”。

 

叮咚买菜,活在每日优鲜阴影里

有持续赚钱的可能吗?

每日优鲜“极速达”业务已退出市场,投资人最想知道的是,叮咚买菜三年累计净亏损114亿之后,其安身立命的前置仓业务,是真的有可能扭亏为盈,还是只是撤城、人员精简等一系列操作之下的短期效应?

 

反映到财报指标上,就得看“平均客单价低、毛利率低,而履约成本过高”的核心问题有没有改观。

 

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曾分享过叮咚买菜的营收业绩公式,为“单量×客单价×毛利率”,随着单量的增长,平摊的水电费、仓储费和管理费会越来越低,成本是亚线性的,但收入是超线性的。

 

他对盈利的设想是:每个前置仓在经营一年后,日订单能达到1000单,客单价超过65元,在刨去履约成本后,每单的营业利润预计能超过3%。

 

叮咚买菜2021年12月份能在上海盈利,取决于客单价和履约费用率两个指标:在上海区域,平均客单价超过66元,综合履约费用率是21%左右。

 

而在全国区域,今年第二季度因未披露订单数,对应的平均客单价不得而知;通过15.42亿的履约成本,测算出履约费用率为23%,相比过往几季以及今年一季度的27%,有了明显优化。

 

毛利率也得到了改善,从上一季度的28.7%提升为31.6%。

 

过去的叮咚买菜,是履约费用率比毛利率高出很多,履约成本就已经把毛利全部吃完,现在,情况得以改善。

 

余明阳针对前置仓的模型曾分析道,盈利的手段无外乎提高客单价,提升毛利率,或通过提升订单密度优化履约成本。但调整任意一项,单仓的运营利润都不能转正。换言之,至少得优化两项,在订单密度高、客单价高的区域去做优化,模型才可能转正。

 

而除了叮咚买菜曾宣布全面盈利的上海地区,全国还有几个消费力强、同时人口密度又高的大型城市,能满足前置仓模式的要求,且有大量“即时”送生鲜的需求呢?

 

结合第二季度叮咚买菜撤城减仓的动作,陈骁分析,叮咚买菜想明白了,要止亏,就得大批量撤城,断臂是短期止亏的唯一路径。

 

5月份以来,叮咚买菜在十多个城市发布《停止服务公告》,关闭了广东中山、珠海,安徽宣城、滁州以及河北唐山的业务之后,继而关停了天津站的服务。“这些城市必然是持续亏损、短期发展无望的城市,主要目的是控制成本。”鲍跃忠表示。

 

目前,叮咚买菜平台上显示正常经营的城市仅存27个,较其鼎盛时期减少近10个城市,整体数量缩水近1/4。而从2021年第四季度的财报开始,叮咚买菜也不再公布前置仓的数量。

 

盈利优先的叮咚买菜并不会停止撤城。零售行业资深从业者、彩贝壳商务负责人孟奇预判,接下来,叮咚买菜会进一步缩减用户习惯较为难培养的区域,未来一到两年,会深扎江浙沪区域。

 

叮咚买菜,活在每日优鲜阴影里

叮咚买菜的春天来了吗?

这份回暖的业绩表,是不是能说明,梁昌霖的豪言壮语,即将实现了?

 

他曾在2021年第四季度的业绩电话会上说,“力争在今年第二季度末实现长三角地区完全盈利,力争在第四季度全国接近盈利”。叮咚首席战略官俞乐女士在8月11日的电话会上调整了目标,“希望在今年12月实现单月非GAAP收支平衡”。

 

陈骁的答案是“不见得”。

 

他提醒道,目前的费用率改善情况,还不足以说明,叮咚买菜已经跑通了前置仓的单位经济模型。因为按照叮咚买菜招股书中对履约费用的解释,其披露的履约费用只包含仓的情况,也就是说,目前的履约费用还不包含集团公司总部的市场营销费用、研发费用、企业管理费用。

 

从另一个角度看,这份止亏的业绩,是断臂求生换来的。“在每日优鲜几近退出的情况下,如果大批量撤城就是梁昌霖所说的‘公司已经找到了盈利的方法路径’,资本市场对此是否认可,要打个问号。”陈骁说道。

 

换言之,叮咚买菜仅靠目前的成绩,并不能给自己、给备受质疑的前置仓模式正名。

 

在烧钱这件事上,“天下”的前置仓玩家都是一样的,靠这一模式独立赚钱实在困难。行业里一些声音认为,前置仓适合作为生态级别公司的补充。“叮咚买菜也不排除有和平台型电商深度合作的可能”,孟奇以美团买菜为例,单独的前置仓可能很难赚钱,但它的存在能帮美团省钱,可以扩充类目、推高流水,保证配送体系的效率,提高对供应商的议价权,甚至是推高股价。

 

更极端的声音认为,未来有一天,叮咚买菜的前置仓将专为其预制菜业务服务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前置仓模式难以突破,投资人期待着预制菜能成为叮咚买菜的解药,不过,从实际情况看,那一天可能还很遥远。

 

预制菜是叮咚买菜从2020年就进入的新赛道,理论上,既能起到提高利润、提高客单价的作用,还给资本市场讲了新故事。不过,在最新财报中,其未对这一业务做数据披露,上一次披露还是2021年年报中。其提到,2021年第四季度,预制菜为公司贡献了9亿元营收,销售额占整体GMV的14.9%,其中自有品牌商品销售占GMV的10.2%。

 

“叮咚买菜做预制菜的路线是,加码熟食、热食,其毛利率会比生鲜类以及其他常温类商品高很多”,预制菜新零售平台三餐有料CEO林志勇表示,叮咚买菜预制菜目前大部分是全国性单品,按照区域口味研发的区域单品相对较少,从这一方面以及并不高的营收占比来看,该业务整体还在初期阶段。

 

最新财报公布后,叮咚买菜的股价波动也能反映资本市场的态度。8月11日开盘后,其股价持续回落,截至发稿,股价为4.49美元,市值为10.60亿美元,相较发行之初的55亿美元跌去八成。

 

叮咚买菜,活在每日优鲜阴影里

2022年Q2财报公布后,叮咚买菜股价波动

图源 / 老虎证券

说到底,叮咚买菜的内外部压力依然很大,它和每日优鲜是唇亡齿寒的关系。

 

最直接的是供应商危机。孟奇分析,受每日优鲜影响,叮咚买菜的原有供应商对于回款会更严格,新进供应商可能对回款要求更苛刻。有供应商对开菠萝财经表示,“卖完这批货,就不再干了,账期越拖越长,没有安全感”。

 

二级市场上,每日优鲜股价跌破红线面临退市,只会让叮咚买菜的处境更加艰难。“(叮咚买菜)资本市场表现短期内不会变好,融资会更加困难。”孟奇认为。鲍跃忠也提到,“如果市值持续下跌,又不能真正盈利,也很难走出每日优鲜的阴影”。

 

*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。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陈骁为化名。

(0)
上一篇 12/08 12:32
下一篇 12/08 15:33

相关推荐

服务热线

400 800 3769

微信咨询
微信咨询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